2017年9月1日星期五

我不知道警察这样造谣孤立、侮辱受害人;政府背书的谣言也是谣言!警察犯罪也是犯罪!


曾经有一个邻居吃惊的问我:“小胖子跟你没关系呀?!”因为,我被警察绑架后公开讲过这样一个真相“后妈潘晶的孙子(即“小胖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别人的孩子不负责、没义务”。我讲了这个以后,周围的邻居才发出这样的感叹!言外之意:他们以前得到的谣言一直是:“小胖子”是潘晶帮我养的,我自己不养孩子、不负责任、都被警察抓起来……,是这个意思吧!事实是,我本人没结婚,从没生过小孩,我一直是一个人生活;我很正派,不想结婚,也不想生孩子。警察、便衣特务围困我几十年,不让我有个人生活,把受害人(指我)逼死、害死就完事了,警察是这样做的;我将计就计、独自生活,也不受那个苦了,也没有生活负担了。警察有目的的这样故意造谣——毁我清誉!

不久前,我在小区门口质问便衣警察“你们凭什么监视我?”,小区的保安高声对我说“你回家喝酒去吧,别喝多了!”——我才知道,警察还造谣过我喝酒。我赶忙讲真相“我不喝酒、不吸烟,我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

这两个谣言是意外暴露在受害人(指我)面前的。至于警察还造过多少谣,我还不知道,也没法立即辟谣。造谣显然是为了破坏名誉,警察有组织破坏的一个组成部分,其他还包括,破坏家庭、婚姻;如果受害人已经结婚,警察会胁迫其离婚,如果受害人没结婚,警察会控制受害人、造成其无法结婚的现状;有时会先逼婚再胁迫离婚,这主要是为了更好控制孤立受害人的目的。破坏名誉,也包括破坏物品。煽动社会践踏人格尊严:如孤立歧视、侮辱刁难等。如果受害人不肯受辱,便以警察的身份打着执法的幌子,把受害人描述成罪犯(如前述两个造谣项目),甚至真的出动警力把受害人抓起来、非法关押、劫持到精神病院,直到受害人接受必须受辱的现实?!并以此煽动社会迫害,造成受害人受辱的客观事实。这些迫害手段,我已经亲身体验过了,不需猜测!

这个小胖子我也见过,那么后妈潘晶是如何对我解释这个用来给我造谣的孩子的来源呢?潘晶说这是她自己的儿子王明海生的,儿媳妇生出了“小胖子”以后不久就抛弃了王明海和“小胖子”,出去坐台、还找了别的男人,这孩子可怜……。我对这种说法信以为真,以为这就是潘晶家里的事情、跟我没什么关系、也没多问具体情况,所以这十几年当中,我也没有怀疑过这孩子的来源。

我也不知道小胖子是警察为了给我造谣而特意准备的!也没这样想过!其实,公安警察与计生部门互相勾结,抢夺婴儿、贩卖婴儿,在中国是很普遍的现象,还有出口记录。(见附1)小胖子是从哪来的、干什么用的,警察们都很清楚。

以现有的医学技术,孩子是不是亲生的,到医院一检测DNA(亲子鉴定)不就都清楚了吗?!都检查清楚了,警察还怎么背地里造谣呢?强制检测任何人的DNA,必须起诉被告人,持法庭令强制其进行医学检测。如果经过这样的法制程序,只要一查出真实的结果,警察不就自己暴露吗?——警察诬告好人!警察将来还怎么到处造谣、借机抓人、安插特务、分赃维稳费呀!警察刻意回避法制程序,甚至可以说,警察非常害怕法制程序!如果用法制的标准去衡量,警察所做的一切都是违法的。

那为什么大家对谣言都信以为真呢?因为这些谣言是政府背书(担保)的!警察代表政府暴力威胁受害人、维护谣言,变相强迫人们相信这些谣言。

《谷都派出所》警察到我家里绑架我、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劫持到精神病院,罪证已上网(见附2);《谷都派出所》警察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我,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见附3);我出来买菜,大白天在大街上被警察抬上警车、绑架到《谷都派出所》,不明不白关押在派出所密室(见附4)。这些不都是政府犯罪——镇压行为吗?!警察还诬陷受害人自愿被警察绑架,洗白罪行。(见附5

警察暴力威胁与政府背书的谣言互相呼应,对受到迫害的好人肆意践踏人格,煽动群众敌视好人、仇恨好人,哪个群众相信了这些谣言,那不是损德吗?群众才是真正的受害人,共产党为了迫害我一个好人,就害了更多的不明真相的中国人!共产党利用政府机制害人!共产党就是这样害人的!

警察犯罪也是犯罪!政府背书的谣言也是谣言!


本人声明

▓我不立刻反击警察的恶意迫害、就能避免被他们“设计”!我才是好人!警察蓄意逼我反击,所以警察单方面不断犯罪、迫害升级,警察罪上加罪,必遭恶报。《下三烂警察》执行“国家迫害”;警察自首电话:001-347-448-5790,警察自首传真:001-347-402-1444(追查迫害国际组织)

▓我太孝顺!不论中国共产党怎么利用我的孝顺、勾连家人(亲爹郭德源、后妈潘晶),害死我亲妈,迫害我本人(到我家里武装绑架、关进派出所密室、劫持到精神病院),窃听、监视、跟踪迫害我几十年……,我还是要做好人!我还讲出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我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我住自己的房,花自己的钱。专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与家人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

▓我自己找的工作也不让我干,强制我失业十几二十次——全国哪里都能找到我。秘密脑控辐射(迫害)我几十年。

▓中国人生存能力强,没有共产党迫害我自己就能生活的很好。


个人信息

潘晶:我后妈,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户口是否迁入本地不大清楚)。

郭德源:我亲爹,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强制我失业、暴力威胁我本人(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户口是否迁入本地不大清楚)。

王毅:即“小胖子”,王明海的儿子,潘晶的孙子(小名乐乐),弱智、斜视,12岁,2-3岁时开始偷家里买菜的钱。上小学以来至少换过3个学校,潘晶逼这孙子偷,如果偷不到回家就会被打,打的鼻子蹿血。烂逼潘晶不许这个十岁多的孩子单独下楼在小区里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不许他单独外出,就是怕孩子无意中把造谣的事实拆穿了。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附:

1、新闻报道《计生官员“没收”婴儿出口》(2011年)

2、《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3、《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4、《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5、防止《下三烂警察》诬陷“自愿”,防止他们连绑架这回事都不承认


照片说明(共2张):

1、后妈潘晶和“小胖子(2009年拍)


2、亲爹郭德源(2009年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