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7月11日星期二

防止《下三烂警察》诬陷“自愿”,防止他们连绑架这回事都不承认


怎么我一喊这句话,《下三烂警察》们就把我放出来了?——“我出来买菜就被绑架到这里来了,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快点放我出去!”难道不是四个《下三烂警察》大白天在大街上穷凶极恶把我抬上警车、绑架到派出所密室吗?怎么一喊这句话就把我放出来了呢?这是我第三次被绑架到派出所时发生的真实情况。(2016112日,详见附1

那我前两次被绑架到这个《谷都派出所》地下室的密室里,当时我骂了几个小时也没有放我出去呀!怎么一喊这句话就放我出来了?!我站在我一个正常人的角度根本无法揣测《下三烂警察》的肮脏思想。

《下三烂警察》打的是这个主意:事后诬陷我“自愿”到谷都派出所。所以,抬我上警车的《下三烂警察》把车开进派出所以后,反而让我自己下车、走进密室,而不是象把我抬上警车一样把我抬进派出所密室。说我根本也不是“自愿”来的呀,我明明是被抬上警车——武装绑架来的嘛!不要紧的,你不“自愿”也是“自愿”警察都是下三烂,他们的思维和手段都和正常人不同。反正绑架我的过程也没有录像,他们上报的材料怎么写的,你(受害人)根本也不知道。

我说的呢,怎么揭露警察绑架也不行呢?《下三烂警察》敢于犯罪、不怕犯罪?因为他们有把握到最后能赖上你——诬陷你“自愿”来的,把你受害人气的半死。到最后他们连绑架这回事都不承认了,你自己愿意来的。谷都派出所的《下三滥警察》反复多次质问过我“谁绑架你来的?”、“谁劫持你到精神病院去的?”,言外之意你自己愿意来(派出所)的、你自己愿意去精神病院的。

这样一想,那些《下三烂警察》还怕你骂吗?还怕你揭露吗?呵呵!你(指我)在派出所密室里头骂来骂去,把法轮功搬出来才好呢,只要我一提到“法轮功”三个字,人家立刻就结案,你“自愿”来给我们讲法轮功真相、当场被抓的,几万块钱“黑心奖金”到手,还不用费力找其他罪名诬陷你了呢。

所以一定要防止《下三烂警察》诬陷“自愿”。一旦被抓一定要喊“我出来买菜就被绑架到这里来”——这样就没法诬陷受害人“自愿”了,《下三烂警察》的绑架罪行就突出出来了!接下来警察的一切行为都是在违法的基础上进行的,根本就不会再有审问了。他们那些来源非法的证据:窃听好人得来的证据,脑控取证得来的证据,秘密监视、跟踪等下三烂手段得来的证据还能往外拿吗?

你直接骂绑架反而没用,他们根本连绑架这回事都不承认,直接说出自己的正当性才起作用,这一点非常重要!说你说买菜怎么手里没有菜呀?“我还没买呢,就被警察绑架了”。也可以说别的理由“买东西”、“逛街”等等理由,从家里被绑架的就说“在自己家里呆着”——不提在家干什么,没必要提还容易被他们诬陷别的东西,这些正当人类行为随便你讲。说你被抓时手里有真相资料也不怕,“别人给我的”,谁给的“不知道,给资料的人已经走了”、“往哪去不知道”、“不认识的”。说你当面讲真相被抓也不要紧的,一般举报法轮功的都是街道社区特务,他们不能公开站出来指证你的,他们本身是特务嘛、黑的!你就盯住自己的正当性、不自愿进来的这一点喊——买菜的(溜达玩的),他们就没法害你、也没法进行下一步提审。

如果看清了派出所名字的还要骂这个派出所不要脸,比如“谷都派出所不要脸”,让他们这一小撮人奖金拿不成还丢人现眼,派出所里都有24小时监控的(包括密室里),让他们上头都知道他们为了拿奖金害人了,视频记录在案了,一般他们故意绑架你诬陷你“自愿”的情况下摄像头都不会“坏”的。用这样下三烂手段绑架的警察就是故意害你了,他们不属于不明真相的人,根本不需要再给他们讲更多真相了。这确实挺遗憾的,不能救他们,主要是保护自己的安全的问题了。

最后还不能漏掉一句话“快点放我出去”,这一句也很重要,是明确的要求。《下三烂警察》们一般会设计一些明知故问的圈套,问你“想干什么”、“有什么诉求”,我那时好像还问过我“你怎么进来的”——靠,你绑架我来的还用问我吗?就是为诬陷“自愿”做铺垫,还好像代表政府为你解决问题呢,其实是为了诱导你,最终达到诬陷你“自愿”他们连绑架这回事都不承认的目的。不要上当!你喊出了这个明确的要求,就是明告诉他们“你们不害我就不不错了”,放我出去就行了,不要再骗下去了。

一进派出所就要喊,不要等到被关了几个小时了才喊,不要等到他们提审你才喊。一进去就喊!不停的喊,让里面的人都听到,不论是《下三烂警察》、还是来报警的、还是真有罪在押的,有多大声就喊多大声,都让他们听到,这也是真相!不让喊也喊,没赖上“自愿”之前,他们不敢打你,一打你那将来就没法诬陷你自愿了。他们可能会骗你“等一等”、“现在忙,等一会处理你这个问题”等,这也是圈套,实际就是不明不白关着你,你喊可不用等,真让你等你就喊着“等”。

那有人说了,按照你的说法,真有罪的人,这么一喊也没事了呗?不是这样的,真有罪的人,他们被抓的时候是要出示《逮捕证》的,后头还有《法院判决书》跟着呢,是经过整个司法过程,最后才走到逮捕这一步,当事人和各个方面的人也都知道的,不是像我一样突然间就被绑架到派出所迫害的。受害人和罪犯在本质上是根本不同的,所以不能相提并论。

我第一次被绑架时,我呆在自己家里就被绑架了,当时《下三烂警察》为了骗我开门,伪造了一个假的《传唤证》。那时《下三烂警察》还知道伪造公函才能绑架人,还没有后来这么猖獗。那时我本人从没接触过警察这样的下三烂,也没看出这个《传唤证》是假的,我那时都不知道《传唤证》还能造假。这个罪证我一直保留到现在,《下三烂警察》的罪行是赖不掉的!(见附2

我第二次被绑架时,我在自己家里睡到半夜,《谷都派出所》的下三烂警察半夜砸门,把我家门砸坏以后,还把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的儿子——流氓渣子王明海推出来,在我卧室门口对我说话“你自己把门打开”。这也是为了诬陷“自愿”,你自己愿意开门的,至于外门被砸坏这回事,他们都不承认的。我当时没开门,直接跳窗逃生了,《下三烂警察》的罪行是赖不掉的!(见附3

其实《下三烂警察》一直都勾连家属才这样猖獗犯罪的。我亲爹郭德源为了达到杀妻诛女的目的,到处诋毁我狗屁不是、靠父母养活、离开父母不能生活,其实事实恰恰相反(见附《本人声明》)。害死白死、害死算自杀、害死以后家属不追——我亲爹这样的承诺,还可以在事后连绑架这回事都可以不承认,这样《下三烂警察》还能不放心吗?放心大胆的犯罪——猖狂绑架受害人(指我)。

哪怕监控受害人一辈子,只要赖上一次受害人“自愿”,《下三烂警察》们的所有罪行都洗白了。他们可以说以前没拿到证据,属于“侦察”阶段。只要有中共政权撑腰,所有他们以前迫害过的受害人,比如我这样的受害人,都要高度监控,我现在一出门,警察、便衣像苍蝇一样跟着我,我家邻居超过一半都是卧底特务,我走到哪里他们就跟到哪里,绝对不让我脱离他们的视线。哪怕挑出我一点毛病,他们都能诬陷更多罪名,从而洗白他们的滔天大罪——就是再怎么滔天的大罪,他们都可以不承认。

所以一定要防止《下三烂警察》诬陷“自愿”!他们犯过的罪行不承认就完了吗?!好人不要配合《下三烂警察》!


本人声明

▓我太孝顺!不论中国共产党怎么利用我的孝顺、勾连家人(亲爹郭德源、后妈潘晶),害死我亲妈,迫害我本人(到我家里武装绑架、关进派出所密室、劫持到精神病院),我还是要做好人!我还讲出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我住自己的房,花自己的钱。我与家人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
▓我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专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
▓我自己找的工作也不让我干,强制我失业十几二十次——全国哪里都能找到我。秘密脑控迫害我几十年。中国人生存能力强,没有共产党迫害我自己就能生活的很好。
▓中共汉奸党【黑帮政府】是外国人杂种,谁请你们来了?!谁选你们了?!凭什么祸害中国人、活摘中国人器官、脑控迫害中国人?!共产党滚出中国、滚出人类、滚入地狱!呸!


附:
1、《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2、《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3、《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