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2日星期二

警察欺负到门上来了:埋伏的便衣警察被敲出来了


还有人花钱买锁,安装在别人家的门上吗?然后整天担心这个锁头被别人从家里拆下来?还要派人在别人家门口蹲守?鬼鬼祟祟的!那你不在别人家的门上安装锁头,不就行了吗?你把你的锁头拿回自己家去,不就用不着担心了吗?在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傻逼吗?有!——中国警察!

警察花“维稳费”买了几把电子锁,锁在我们小区每栋楼的楼梯门口,没有任何一个业主同意他们到家里安装按钮,因此,这个电子门禁系统没法在楼上家里开门,警察扮演的“黑物业公司”无奈的在保安手里放了一把钥匙,本小区居民回自己家时要找保安给开门!这是中国特色小区吗?

警察做贼心虚,他们知道小区居民都很讨厌这些锁头、大家都恨不能立刻拆掉这些锁头,他们怕这些锁头被民众拆掉,派出便衣警察在本小区蹲守,看住锁头、避免被民众拆掉。但是这些便衣警察在暗处,我怎么能让他们暴露出来呢。

今天午饭后我拿了一把小榔头,对着锁头框,大声猛敲一阵,其实还没敲几下,就从门右边跳出一个女特务,几秒钟后又从门的左边跳出一个男特务,我一看,咦?!这不是姓毛的吗?我早知道姓毛的是便衣警察,但是他的公开身份是“保安”呀!他不是应该在门口吗?到这里有三栋楼的距离,不少于五百米,怎么他几秒钟就跳出来了?还不是事先就埋伏在门口的吗?姓毛的跳出来一看锁头没坏,什么事情也没有,我只是敲一敲嘛,他找不到借口报警,想动手打人(指我)也没有借口,气急败坏的与我吵架。实际是做贼心虚的表现,我让他到街上来公开打人给大家都看一看,他躲进保安室不出来,我趁机杀个回马枪,快速的把锁的一部分结构拆下来了、扔掉了。

这个锁头不属于公物,也不是物业资产,就是便衣警察用维稳费买的,说维稳费也是公款,那你们警察把你们的资产都拿回警察大楼去好了,你把你们的东西都拿回去、放好了,谁还能找到你们的大楼里去拆锁呀?是不是这个道理呀!


警察欺负到门上来了!!!中国警察恨不能骑在老百姓脖子上拉屎呀!我自己买的房子,你用一把锁头就不让我回家了?你们警察也不要个逼脸呀!

警察刚刚害人,他们知道受害人可能会报复,他们正在等着我去报复他们、以便加重迫害!只要我一反击,警察就会反咬一口,以执法的名义把受害人抓起来,把受害人的反击说成“犯罪”。警察蓄意逼我反击;因此警察单方面不断犯罪、迫害升级,也是警察加重自身的罪恶,必遭恶报!

因此我不会立刻反击警察的恶意迫害,我才是好人!警察欺负到门上来了,我只要敲一敲就把埋伏的警察都敲出来了,就像今天一样以后也可以经常敲一敲!


附:
1、《小区黑保安行凶殴打业主(视频)诈骗维稳费》——20171

2、《拿这么粗的棍子打人的还不是狗特务吗?》——20162


照片说明
这个女“狗特务”(便衣警察),从楼梯上跟踪我下来的,还抢先一步、在我前面一步下来的,这样不算“跟”踪了吗?下来之后不走,在太阳底下装作打手机,正常人能这样打手机吗?要么在楼里要么快点走……。还不是为了看住锁头不被拆吗?!

她的隐蔽房: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1404,这个女特务是从这个门里出来的,404他们家还有一个老女特务,一看就不是好人,这套房子是公安特务的“藏身处”,里面住的人都是值班(监视好人)的。


“华丰10区”是有一个网球场那个小区(现在已经改成小型车辆停车场,但是还能看得出来以前是网球场),也就是,从“宝塘”茶点那条路进来的那个小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