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7日星期三

这些无耻的“脑控狗”是专门来监视我的:我用一个简单的试验就证明了这一点


今天我做了一个简单的试验,用这个试验很容易的就证明了这些无耻的“脑控狗”是专门来监视我的。我出门的时候打伞了,我今天还换了衣服,跟平时一贯的形象差距很大,如果不看见我的脸就不会猜出我是谁。我把伞打的很低,紧贴着头皮,以便挡住我的脸,让周围的人都看不清我是谁,如果真的是陌生的路人,也就一个奇怪就过去了嘛;如果是真的有目的来监视我的坏人,那他们就得费点劲才能看清我。在他们伸头探脑看清我时,我自然也就注意它们了嘛!

脑控狗——利用脑控武器迫害平民的具体操作者,包括中国国安特务、公安便衣警察、各级政府里有这种特殊任务的人员,和必须配合这种脑控迫害的(国家)特权机构。就算你是被收买和吸收的生意人、邻居等,你只是提供一下受害人的方位信息,那也是参与了(脑控武器)迫害平民呀。所有这些人,我叫他们“脑控狗”。脑控狗们由于依附于权势,充当政府奸细、密探,对好人下手,已经被中共制度变异了,丧失了理智和人性,疯狂和狂热于秘密犯罪,外在表现显示出弱智、白痴。

走出大楼时,楼上的《脑控狗邻居》同步出来监视我,是一个陌生面孔的小婊子,她不敢离我太近。因为我最近阻断了脑控信号,脑控中心不知道我具体想干什么和什么时间去哪里等具体信息,他们是靠这些“脑控狗”扮演的邻居,听我开门的声音知道我出门了。这《脑控婊子》没看清我、我就转弯了,这个婊子急的在路上叫车。

见到我熟悉的脑控狗——小区门口的姓毛的黑保安,我就把伞盖歪向他,他根本看不清我是谁,我就出去了,走了500米以后,我看从楼里跟出来的那个《脑控婊子》在车里,兜了一圈到我前面迎面“遇到”我。

他们两个虽然没有看清我的脸,但是已经怀疑是我了,就调动超市门口的保安,其实超市门口不需要保安,脑控系统为了监视我,硬塞了保安的岗位到这里,保安也都是脑控狗。而且一、二楼都有脑控狗(超市在二楼),一楼的脑控狗在我左边,我就把伞盖歪向他,他肯定没看清我,电梯快到二楼时我把伞收起挡在右边头顶,二楼平台上的脑控狗也没看清我,周围忽然冒出来的几个“脑控婊子”也没看见我的正脸,我就入了超市。

买完东西出来时,看见二楼的脑控狗还在那站着,这说明他们刚才没看清我,因为凭我的经验,如果他们一下子就看清了受害人,就不会等这么久了,他一旦看清就向上汇报、之后就走人了,所以,通常我走出超市时,这个位置的“脑控狗”已经撤退了。也是,他们也不是正常顾客,也没有正当事情可做——就是来无耻监视我的,目标都看清了不走还在这里干什么呢?!像个“丧门星”一样,大家都看他们不正常呢!我呸了这个“脑控狗”就走出商场了。

回到小区时,脑控狗——姓毛的不在了,有两个陌生的“脑控婊子”在保安室里,她们装作代班的样子,装的很像看大门的,好像不是为我来的哦!那我再试验一下吧!

此时,我已经转进小区了,小区大门和保安室已经在我身后了,我和“保安位置”是背对背的方向。忽然我装作拎不动了,把袋子放在地上,伞也放下了,我的样子是坚持不住的样子。我就听到身后传来那两个婊子嗤嗤的笑声,潜台词是,拎不动了吧,伞也没法挡着脸了吧,暴露在我们(脑控狗)眼里了吧?!

靠,我才是好人呀,你们才是无耻监视我的白痴狗呀!——这还不明显吗?这两个婊子如果真是代班保安的,她们不看着门口吗?她们为什么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我?这不很明显是来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充满恶意吗?至于门口有什么她们根本不在意!

就在这一瞬间,隐藏在路边的姓毛的黑保安“脑控狗”忽然窜出来盯住我的脸看了一下,你看到又怎么样,你们的“无耻表演”完全暴露在受害人(指我)眼里了。

脑控取证在全世界都是违法的,是秘密犯罪,就好像你偷来的东西能当成证据吗?你敢往法庭上拿吗?中共热衷于窃听脑电波,控制中国人的大脑,达到变态统治的目的。脑控狗们被中共权势所吸引,将脑控武器施害活动所取得的各类数据、所谓思想犯罪证据当做其调查实验活动的成果,邀功庆贺。最终导致他们丧失理智和人性的疯狂和狂热。脑控狗是最下贱、无耻的人渣,变异人类,它们不会有好下场的:“人间报应不算完,天钩穿皮挂广场,阴曹地狱够鬼忙”[]


[]李洪志师父著作《洪吟四》《报应》

P.S.: 据悉,在当今世界上,俄罗斯、美国以及欧盟等许多国家和地区,都不同程度地制订和正在制订一些具体的决议或法规,明确制止这种“秘密遥控人体和大脑(精神)技术武器”对普通平民实施秘密酷刑虐待折磨迫害。如俄罗斯议会的“决议” 就是一例。


附:

1、《脑控取证违法(迫害):秘密恐怖犯罪行为!!共产党变态统治中国》

2、《习近平从日本引进尖端的脑控武器系统——“现代化的恶魔”秘密摧残、迫害中国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