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7年3月13日星期一

39大劫有惊无险:搞不臭就害不死



39日我“有惊无险”经历了一场大劫。从中我也看出来,政府、警察要的不是简单的、直接的杀死我,它们一定要把受害人(指我)搞臭,才能洗白它们所犯下的滔天大罪。如果搞不臭,那就不能杀(我)。我讲一下我的亲身经历。


要从38日那天说起,我忽然想要把我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上的摄像头和麦克风都粘住。所以我就快速的用《不干胶标签》贴住了。这个笔电已经用了很多年了,至于我为什么此时想起来做这个事,天知道!


时间很快到了39日,我正常出去买菜。我走出小区大门时,“碰巧”看见一群流氓渣子6-7个人一伙,正在走进小区大门,这些人一看就不是正常人,它们迎面看见我以后,边往小区门里走,边跟看大门的《姓毛的犯人保安》大喊“(我们是)吉林的”,明明是南方口音还要大喊吉林的?姓毛的“欢迎”它们。这姓毛的是《谷都派出所》安插在本小区监视好人的卧底特务——《犯人保安》,他曾经行凶殴打业主(指我本人,见附1视频、附2)。他欢迎的能是好人吗?!它们可疑的举动让我当时就怀疑了,觉得这些流氓渣子是在制造“巧遇”的假象——故意跟我“碰面”、喊出“吉林的”,可能是政府“公安”安排的专门来害我的便衣警察。但是我一时也没想出来这样怎么能害我呢?我跟平时一样,呸了姓毛的犯人保安、清洁工就走出去了(这个清洁工也是便衣警察扮演的、专门监视好人的)。


是我多疑吗?这样“碰面”怎么能害死人呢?在路上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我忽然就想起了2011年我曾经看过的一部美剧《犯罪心理》,那里面的一个杀人犯一般都是潜入受害人家里在床上杀死受害人,他还用受害人的笔记本电脑上的摄像头对准床上的杀人过程全程摄录下来。


想到这里我一下子明白了:刚才门口看见的那些流氓渣子就是来奸杀我的便衣警察,他们还想用我自己的电脑(摄像头)把过程拍下来,目的是诬陷我“自愿”招他们来我家卖淫的——自愿拍摄下来的,要不怎么高喊“吉林的”呢,我家乡是哈尔滨市的,诬陷我招老乡卖淫呗。也许警察还会问我“你卖淫为什么要拍下来呢(因为是用我自己的电脑拍的嘛)”——这样的能气死受害人的问题。还会进一步诬陷我搞邪教仪式吧,因为我说一句“好人才有未来”也会被歪曲成邪教的“宇宙毁灭论”(见附3)。那招6-7个“老乡”在自己家里淫乱还不是邪教仪式吗?!那共产党政府死命栽赃的最大“邪教”是谁呢?法轮功呗——法轮功躺枪呀!反正法轮功也没有名单,共产党在媒体上说谁是谁就是了,什么丑事都可以往法轮功身上赖,甚至公开镇压法轮功之前,就把很多不炼功的人也列入镇压名单了,就等到媒体上公开宣布“邪教”就可以按名单开始杀人了呀!(见附4


这真是一个“完美”的害人计划,又搞臭了受害人(指我),又洗白了此前政府警察迫害我时犯下的所有罪行——以前算是“先行抓捕”、提前“惩治”(指那些无理迫害,见附567),那时还没拿到“证据”,这次才拿到证据了。就算活摘了我的器官,也算“惩治邪教”了吧,法轮功在反迫害中很多年揭露中共政府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行,这次中共就让你们看看被活摘器官的都是些多么差的人。这些话中共都说的出来吧?!   


这个“完美”的迫害计划里有一个致命的漏洞,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受害人(指我本人)事先不知道。几个便衣警察趁我不在家时就潜入我家(事后可诬陷是我招它们来的),我一回到家就它们就会暴力强奸我,并把全过程用我笔记本电脑上的摄像头拍摄下来、并保存,趁我惊魂未定的时候,稀里糊涂下结论、一锤定音(把警方事先准备好的结论抛出来,如前所述),我如果不同意它们的结论,它们当时就杀死我,到时候就死无对证了,警察说什么就是什么了,它们还是会维持它们事先就拟定的那些结论。就象雷洋案说你嫖娼你就嫖娼了,那个“娼”也可能是便衣警察扮演的。我这里的情况是说你卖淫你就卖淫了,死人还能站起来反驳警方吗?!


为了掩盖住这个致命的漏洞,中共政府煞费苦心——请注意它们刚才蓄意制造的“巧遇”的假象:要进入我家里做恶的便衣警察们(见前述)只是跟我“碰面”并没有说是来找我的,也不与我打招呼、也不与我说话,这样就不需要我回应、我也没开口的时机,实际上是禁止我发声——说出我不认识它们的真相,而它们自己高喊“吉林的”就是它们在控制话语权给我定性“老乡”。它们趁我出门的时制造了上述假象后潜入我家里等我买菜回来就可以实施一系列的犯罪计划了。


只是便衣警察到我家里一看摄像头已经被粘住了,好像我已经事先知道了,这一下就没法诬陷“自愿”了,就算害死我也没法搞臭我了,也没法洗白公安犯下的所有的罪行了。它们再要强奸我、杀死我那就是它们犯罪了,连掩盖没有了,它们就蔫退了。


我回到家时用钥匙开门,感觉有点“卡钥匙”,拧多了一下才打开,这也证明在我外出时确实有人来过,来的还是便衣警察,它们用万能钥匙开锁、锁住都对锁头有损害,所以我开门的时候会感觉“卡钥匙”。


进了家门看到家里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其实是神为我化解了一场生死劫难于无形,我几乎落泪了。我用不干胶粘贴摄像头、麦克风的做法实际上是点中了警察的死穴了,是神给我的智慧这么做的。我想我当初看的那部美剧,也是神的安排吧,如果不是亲眼看过这个剧情,我自己是想不出来这样的害人方法的。神的巧妙安排,既让我知道了危险的存在又没让我遭受任何危险!!!我不该信神吗?!我不该感恩吗?!


39大劫的观察还可以延伸到其前后的两个周日(35日,和312日)。35日我外出购物时,一路上都是警察,警察们还对着我抿嘴儿笑呢,它们笑什么呢?我当时不知道。现在看来它们当时就知道我几天后将被它们害死了,而且会死的很惨,它们就那么开心,你想一想,当警察的都是些什么人——害死人高兴?!这也证明这次犯罪是有预谋的,事先很久就计划好了,反复推敲过的,“通知”提前都下达到一般警员级别了。5号那天我真是一路呸(见附8)。等到312日我外出购物时,基本就看不见警察了,警察们没脸出来了。中共动用全部国家机器也害不死好人、中共所犯下的滔天大罪都没法洗白了!还使得中共的流氓本性更加暴露了~~警方的39大败的严重程度——导致中共邪党没有思维了



本人声明


我太孝顺!不论亲爹、后妈怎么对待我,我都孝顺!我天生孝顺!不论警察、便衣怎么害我,我都做好人!就算共产党活摘了我的器官,我也还是一个好人!我还讲出这些真相,救度不明真相的人们。


我的情况:我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43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住自己的房子,花自己的钱。我与家人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后妈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



附:


1、《小区黑保安行凶殴打业主(视频)诈骗维稳费》



2、《犯人保安“下岗”就要回监狱》



3、《好人才有未来≠宇宙毁灭论!》



4、《公开镇压法轮功之前《镇压名单》就已经秘密拟定了》



5、《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6、《谷都派出所半夜砸门、暴力入室,绑架受害人》



7、《第四次绑架:尝试从多个角度不断的讲真相,其中必有一个角度可以震慑邪恶(警察)》



8、《呸!呸!呸!》





照片说明:这个帖子写完了几天以后,我忽然想到,如果只有文字说明可能有人看不明白吧?!粘贴了《不干胶标签》的笔记本电脑,最好能拍一张照片,就一目了然了,就补拍了这张照片(316日)。屏幕上方粘贴了两个《不干胶标签》(如图),右边的是摄像头(和指示灯),左边的是麦克风。是用最普通的《不干胶标签》粘贴的,就是这一个简单的动作就为我化解了一次生死劫难——我自己都粘住了,根本就无法诬陷“自愿……”了。我想起来补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正在播放视频节目《九评共产党之七——评共产党的杀人历史》,也不知道怎么这么“巧”!!!正好就拍下来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