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6年11月23日星期三

从具体事件中跳出来看共产党的邪恶:揭露上市公司“中国南玻集团”的流氓本性


 
一只羔羊在狼群的围困中,自己还不知道,羊在明狼在暗,而周围的狼都很清楚是要害死羊的。戴着伪善的面具的狼们还不停的问羊“你怎么回事?”、“你有什么问题?”。狼们还说“我(狼)是为了你好!”、“你(指羊)还想不想好了?!”。羊被狼群隔离、高压中,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处境,还在天真的与狼“交流”——证明自己的能力、品格、无辜和委屈。而狼的目的只有一个——害死羊。我就是这样一只羔羊,我周围全是“恶狼”。

 

谷都派出所到家里绑架我、不明不白关起来的犯罪行为暴露之前(2013-2016,见附1),我不知道我处在共产党《公安卧底特务》围困之中。我也不知道我遇到的每一个问题都是他们为害死我而设计的圈套,我工作过的一些公司连总经理都换成了《公安卧底特务》,公司的很多“同事”,甚至我见到的很多路人都换成了《公安卧底特务》。

 

人善人欺天不欺。我这样一个处于狼群围困中的羔羊,不但安然无恙,还看到了《天灭中共》的曙光。外资抱团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这些《公安卧底特务》?!(详见附2)狼群快要断粮了,恶狼们的报应已经开始了,这对我这个羔羊来说是一件大好事。

 

其实回忆那时的亲身经历,对我这个受害人来说并不轻松,我回看这些记录时对当时的辛苦挣扎、精神承受依然清晰可辨。但是揭露出《公安卧底特务》们猖狂一时的迫害,更有一番特别的意义吧,让更多的人知道共产党的流氓本性,分清邪党不是中国的全部,远离邪党从而得到救度。揭露他们也是为了放下他们,让自己的心灵更纯净吧!

 

、最初的疑惑——怎么公司“领导”都像流氓渣子?!

 

2006-2007年我曾经在宜昌南玻工作一年。这一年中的点点滴滴实在让我感触颇深。一群流氓般的法盲居然把公司做到这么大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而公司中高层领导在日常接触中及关键时刻都下意识地暴露出来的流氓本性又不能不让人震惊。在《谷都派出所》彻底暴露以后,这些疑惑和震惊的原因就很清楚了。这些人都是在我到达之前就安排好的《公安卧底特务》。

 

在派出所上班的没有好人,警察本身就都是些败类、渣子——社会的垃圾,流氓成性、恬不知耻,没有正常人的思维,派出所里的便衣特务更是垃圾中的垃圾。就是派出所具体管这些特务,中共的邪党制度也是通过全国联网的派出所具体管这些特务和做害人的具体事情。这样的《垃圾人》进入正常公司也不会做正常的工作。他们虽然有雇员的公开身份,但是其流氓本性总是要暴露的,只是我当时不知道而已。尤其是狗特务们要对受害人装逼、耍臭无赖的,这是他们的主要“工作”。

                                    

通过网上公开招聘和测试,在收到书面的录取通知后,我于20061020日正式到中国南玻集团宜昌南玻硅材料有限公司上班,该公司是国内有名气的老牌上市公司(股票代码:000012)。我应聘的是技术翻译职务,本科毕业,工作经验9年半,之前的工作地点在广州。该公司总部在深圳,但是我应聘的是其在内地的子公司。于是我从广州做火车23小时抵达了该子公司的所在地。本来说好公司的车到火车站接我(因为我是第一次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下火车以后给公司打电话,他们说:“车子都有事,没时间接你,你自己做出租车来吧。好在我是个自立能力很强的人,很快就自己找到了公司。

 

   我来的公司还不到一周,总经理王会文就找我谈话:(人事经理郭建辉在场)。我当时不知道王会文这个总经理室《公安卧底特务》,我也不知道他们是故意要害我。

 

   王会文:你来之前工资是怎么谈的?

 

   我:这个我在来之前就已经跟人事经理郭建辉谈妥了(我心里疑惑:怎么回事?不是都谈完了吗?不会出什么问题吧?我的心都吊起来了),不求比我原来的收入高,至少不能低于原来的工资水平,也就是跟我原来的工资一样6K,我没提更高的要求是因为我更看重这个锻炼的机会。

 

   王会文:你要求的工资比你部门经理的工资都高,你不信,我可以给你看他的工资条(我当时说:不用了。我又不是来跟经理比工资的),所以我们不能给你这么多!我们只能给4.5K,如果你不同意我们就买张飞机票把你送回去。

 

   我:...........问题不大,我真佩服我自己,真TM能忍啊!你现在才说你给不了这么高?你早干什么去了,你早说出来我就不来了,呆在原来的公司还不会降薪呢,还有那23个小时的火车啊!我是长途搬家呀!还“买张飞机票把你送回去“这句最厉害,看起来是好大的恩惠呀,坐飞机(只是不知道真到我要走的时候他们能不能舍得)其实是威胁我,你不听我的我就要炒你了。我缺你那张机票吗?我缺的是稳定的工资!呵呵!光把我送回去有什么用啊?我是辞了原来的工作到你这里来的,我人回去了不是在家呆着找工作了吗?但是我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呆在家里不赚钱还不如在这里少挣点,于是我故做轻松状说:没问题,4.54.5,我主要是觉得大公司有信誉(我的汗啊,这叫信誉啊?)。

 

   还没等到第一次发工资,王会文就开会宣布:公司要实行绩效考核制度。说了很多,对我们这些普通员工而言就是一点最重要,就是从今以后要把我们的工资分成两部分,第一部分是基础工资,第二部分是浮动工资;其中第二部分是可变的,也就是说刚刚答应我的工资还有可能再变,具体怎么变,不知道(我估计上调的可能不大,因为这是个新公司,还在筹建阶段,没有什么效益,也就没有上调的理由,这一点连傻子都看得出来)。会上还一再强调,个人的工资保密是公司的制度,不许询问他人工资也不许把自己的工资告诉别人,谁违反了这一条就按制度处理(冷笑中)好狠毒的招数呀!

 

    尽管如此,我还是坚信,我的工资是总经理王会文亲口说的(我当时不知道这个总经理室假的,是公安卧底特务),他还能说话不算吗?这么大个人了(50来岁了),也是这么大个公司了,还能赖我这点钱吗?哈哈哈,中国的老百姓从来就是象我这么信任组织,信任到天真幼稚的地步。等到第一次发工资的时候,我看到工资条就傻了,基础工资2.2K,浮动工资1.5K,总数3.7K,只有原来的60%多一点。我彻底无语。

 

    顺便说一句,就在发工资的当天晚上(1110号),公司的大小头头就出国考察了(其中包括文化活动,因为往来信件是我翻译的,所以我知道他们的活动大纲),要到1127号才来上班呢!

 

我拿着仅有的这点米,左思又想还是找到了人事经理郭建辉,因为毕竟两次谈工资他都参与了,我先问他:你还记得上次王会文找我谈话时答应我的工资是多少吗?他在纸上写了个4.5,因为有其他同事在场他不方便说出来(这是公司制度,呵呵),我说对就把我的工资条给他看了,然后问:这是什么原因呢?他的态度很好,一直说:我问一下,我问一下(在这里他还没有彻底暴露,还在装人呢)。我曾经侧面问过我们公司那些应届生:你们的工资数都对吗?他们的回答更令我意外:从来也没跟我们确定过给多少工资,人家给多少我们拿多少。我又长见识了!

 

、《公安卧底特务》流氓本性的习惯性表现;

 

过了春节以后,具体说是20074月开始技术联络部(我所在的部门)经理王声容及主管副总蔡焕斌滥用职权克扣我的工资开始,他们每月从我工资里扣100-200元,除了第一次外事前不谈话,也没有任何公告。从他们第一次克扣工资开始我就找总经理王会文反映了情况,并一直坚持讨说法,但是一直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也没见到实质性的改善。现在看来就是特务们故意害我,怎么找都不行,特务们故意害我——相当猖狂。

 

这一阶段里还有一种迫害,王声容和蔡焕斌利用职务之便企图炒掉我,造成技术联络部人手短缺的状况以便留下合同已经到期的王辉,目的没有达到就一再排挤陷害我,还无理克扣我工资。我也没有什么证据说明他们都跟王辉有不正当关系,但是这种做法本身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回看这些经历,反正都是些狗特务,反正要迫害受害人(指我)。为他们的公共情妇而害人是特务们的流氓本性使然,也是其猖狂的表现。

 

他们几乎每个月都出台新的迫害方案,事实就是这样。

 

1、四月 王声容开始排挤陷害我;

 

  我是女孩子,宜昌南玻地处荒郊野外,只有走到国道上才能有公共汽车,公汽是9点钟最后一班,因为偏僻,所以几乎没有出租车和摩的,从公司大门到公汽车站这段路要走10分钟左右,没有路灯。这个困难我跟部门经理说过,因为他有车,但是他说不会送我,我说:你不送我可以安排其他人送我呀。他说,我凭什么帮你安排!我又跟蔡副总反映困难,蔡说:我不管,你自己解决。我跟蔡说,我整天熬夜加班没钱拿(南玻没有加班费这一点大家都知道),但是我累病了,请病假肯定是要扣工资的呀,这位副总说,我们公司请病假是不扣工资的。哈哈哈,你们听说过吗?在公司打工的人请病假可以不扣工资?王辉能加班到10点是因为她不用做事就坐着等时间休息,因为她的水平不能独立工作,只等我做完了自己这份王声容就会把她那份再分配给我,实际上我是一个人做两个人的事,可能这也是王声容要求我超时工作的原因吧。这还没完,王声容和蔡焕斌还不正当联手到总经理那里要求炒掉我,借口就是“免费加班到10点是南玻文化,而我没加到10点就是不能适应公司文化”(注意:不是没加班是没加到晚上10点)。最终总经理没采纳他们的意见。

 

2、五月 蔡焕斌开始开始无理克扣我工资,王和蔡合伙排挤陷害我;

 

  59日蔡副总找我谈话,说要扣我工资,我问为什么?他说因为上个月发生了不开心的事情(我知道他是说炒我没炒成那件事),我说那件事情是你们自己搞出来的,不是我让你炒我的,凭什么扣我的钱呢?最初他企图以理服人,找了很多借口企图证明超时工作是应该的, 我跟他说: 我从来没迟到过,没早退过,连病假都没请过,平时从来不多说话,工作有质有量,效率很高,这是很多人都亲眼所见的,我这样的员工还不是好员工吗?你还有什么理由扣我的工资呢?他越说越没理,最后他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了,好搞笑,第一次看见这样的领导,后来他有点恼羞成怒了,说:反正这事我就是定了,我就是要扣你的钱,希望不要影响你今后的工作情绪。然后就让我出来了。第二天发工资条的时候,果然少了200

 

  524日下班后(1800多)王声容说要加班翻译,说是以前分配任务时漏掉的,明天跟老外谈判要用,让我们补译,然后把资料分给了我们,他一再强调说是“公平分配” ,每个人的页数都是一样。一听说是他自己漏掉的我就开始疑惑了,因为这个人一贯仔细到恐怖的地步。比如,他每次发给我们的文件几乎都是去掉的头和尾的, 以便让我们无从知道我们自己翻译的是什么东西,重要文件的中间部分也经常会抠掉几块呢!这样一来,就只有他一人知道全貌了,而我们只是翻译匠。这样的人能把工作任务漏掉吗?我当时就非常怀疑,但是我没有证据说明他没漏掉,只能硬着头皮接收翻译任务。但是疑惑依然存在,我就数了一下他分给我的那一部分资料.天呀!!!!!!!!!!!!足有100多页呀!!!如果按照他所谓的“公平分配”的原则,那别人也都有100页吗?我们一共4个俄语翻译,那之前不是漏掉了400-500页了吗?那工艺包一共才多少页呀?简直可笑。至此,我完全确定了他是故意的,并平静的问他:今天晚上加班到几点呀?他说:今天晚上就要全翻译完。以我的经验判断,如果真有这么大的量,我们四个翻译也要两到三天的时间才能做完, 还得都是我这样的快手,何况我们四个人中只有我和王两个人比较快,于是我跟他说这不可能:第一,我怀疑别人没有这么多任务,他说:你可以自己去查。我说:我不查,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心里有数就行了,做人得对得起良心!第二,就算别人也有这么多任务,那也不是今天晚上能做得完的,就算我们大家都整夜不睡也做不完。到底多长时间能做完,你比我更清楚!他听我说到了他的痛处,立刻就火了,他自己喊起来了,吼得天棚和四壁都颤抖起来了。我也没怕他,就跟他讲道理。到最后他自己越说越没理,就说:今天晚上到10点,我开车送你们回家。到了晚上8点左右,王辉说:我翻译完了。哈哈哈哈!我说:“你这么快弄完了,那你的资料肯定没有我这么多。”她说:“是,我的是不多。” 我简直快要笑趴下了,按照时间和她的能力估算,分给她的那份都不到10页,这就是王声容所说的“公平分配”啊?可别恶心我了,相差10倍的工作量居然也说“公平” 。这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这还不算,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10点,他自己承诺的下班时间到了,我就问:怎么样,经理大人,下班吗?他也不说话装模作样的走到另一个男翻译那里问:你翻译了多少了?那男的说:我翻译了12页还剩6页。哈哈哈哈,我又一次哈哈大笑,原来他也只分到了18页,这就是王声容所说的“公平”,又恶心了一次。又笑趴下一次。原来人生比戏剧更具有戏剧性呀!!!!!!!!!!!!!! 顺便说一句,那一晚,我一共翻译了14页。后来知道,那天晚上王声容手上没有文件要翻译的,他只是象包工头一样的监工。也就是说我和男翻译和王辉和王声容之间的工作分配的比例大致是10018100 这是一个很公平的数字吗??? 这是我自己疑心生暗鬼吗?这难道不是铁的事实吗?你们说还有天理了吗?好戏还没有结束, 第二天早上他又说那100页东西先转给王辉做,其实就是在她那保存,我们都知道她是不会翻译的,派我去给自控组谈判做口译。我的天呀,可见那100页是不急的东西,那昨天晚上让我们不睡觉赶工是为什么呢????现在看来,王声容是自知理亏就自己收回了那些东西。

 

3、六月 628日王辉离开;

 

  王辉自己不能胜任工作,连基本语法都不懂还要站在翻译职位上,为了保住较高的待遇就卖肉给王声容,这样可以保住她的地位;但是今年6月她一年合同期满了,公司死也不肯跟她续合同了,也就是公司再也不会为王声容白养她了,这种情况下王辉就是再卖身给王声容也没有办法保住这个职位了。于是她又把自己卖给了主管技术联络部的蔡焕斌以做垂死挣扎(也许是二王共同决定的吧,因为两人互相有需要)。可笑的是王声容和蔡焕斌这两个男人在这样的关系中空前团结,很为共用破鞋卖力气呀!于是才有了前面说的那些举动,先是企图直接把我炒掉,一伎不成又生一伎刁难挤兑逼我自己走。只是邪不胜正王辉还是没保住。临走前的一天晚上, 蔡焕斌和王声容请全部门的人吃饭送王辉,其实也只有他们两个舍不得她吧.呵呵!席间, 蔡焕斌多喝了几杯就说了句实话: 王辉这一走我们还得招聘个女孩子呀,要不然没人给我们打扫房间了。原来王辉不但陪睡还当保姆! 哈哈哈哈!

 

  其实整个6月他们都顾着安抚王辉,大概是怕王辉临走之前把他们的丑事抖出来影响领导的高大形象吧! 反而没时间整我了, 我也乐得个安静。

 

4、七月 王声容和蔡焕斌变本加厉了;

 

  虽然王辉走了,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完,正象蔡焕斌所说,这两个臭男人急需招聘一个女孩子(陪睡兼保姆),这几天还真的来了几个面试的,还真都是年轻女性,不, 应该说是年幼女生。虽然跟我没有正面的接触但是看气质已经不是职业人士了。大概是按照他们的想法在选吧。不过一直还没有正式录取其中任何一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如果是其他原因到好办了,他们总能找到合自己胃口的;如果是编制满了就不太好办了,因为他们要招破鞋进来的话就要先空出一个编制来, 那对我就不利了, 他们可能还要变本加厉的排挤我, 毕竟他们站在领导的位置上了,还可以用公司文化和公司制度压我, 我就真不太好办了! 很不幸, 这一点很快就得到了验证.

 

  按照惯例, 7月公司要对员工上半年的工作进行绩效考核,本来是很正常的工作,却被王和蔡利用了。他们把我的级别搞得比较低,比水平不如我的人还低,比新来的还低,翻译一共分4级(4级最低),给我了一个3级。这些评级的事情,都是部门经理写报告并签字,副总再签字,最后才到总经理那里。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两个中高层干部签字了,这事情就算定了。这样的事情在没公布之前还不能让本人知道,王声容和蔡焕斌就是利用了公司制度名目张胆的排挤、陷害我。

 

  他们没能保住自己的婊子有点恼羞成怒了,再加上要把我扫地出门也没得逞,所以就想用这种方法刺激我,逼我自己走。如果合同没到期自己辞职的话我损失比较大,最重要的是前面的那些坚持也都白费了。好在我的工资不会有实质性的降低.公司评的级别跟工资是不挂钩的???那级别还有什么意义呢???

 

5、八月 王声容和蔡焕斌继续排挤陷害我并无理克扣我工资;

 

  83日下班后王声容召集部门小会,说了很多没有意义的官话,只有一件事是重要的,就是告诉我们这次评级中级别较低的人的工资肯定要降,还特别问我有没有意见,我说没有。

 

  89日发工资条,又少了200。据我判断,蔡焕斌是想趁评级的时候把我的工资降低逼我自动辞职,可惜又没得逞。对我来说虽然辛苦工作+宽容忍耐都没有得到加工资的奖励但是至少还没降。这些都让姓王的和姓蔡的大为不快,也许他们两个都跟王辉保证了:“你走了她在南玻也没好日子过……”、“就算公司没降你的工资我也要扣你的”,王扣100+蔡扣100元。除了第一次扣工资的时候跟我没讲出来道理以外,以后的每次扣工资都没有谈话也没给出任何理由。

 

6、九月 《公安卧底特务们》也不要个逼脸;

 

  96日王声容说下班以后要开会,还提前给我了一份会议纪要让我看,主要的部分是这样写的:由财务部核算出每位员工的既定浮动工资系数及全部门的总和交各部门经理掌握,部门经理在该总和范围内根据每位员工的工作绩效进行分配,对每位员工的奖罚幅度由部门经理自行决定,报主管领导审核后执行。一般来讲工资都是公司发给我们的,但是他们很不要脸呀,他们把浮动工资那一块的权利都下发给部门经理了。只下发个总数,至于部门内的浮动工资怎么发都由经理说了算,比如我们部门一共四个人,比如说浮动工资工资的总数是四千,那么部门经理可以给每人一千;还可以给A 两千给B一千五给C五百甚至什么都不给D,总之就是浮动工资的总数是不变的,但是分配权归经理。我就知道我是给公司打工的不是个王声容个人打工的,现在这制度改完了我们就有两个东家了,一个大东家发基础工资,另一个小东家发浮动工资。要知道我们是公开招聘来的呀,是签了劳动合同的,我们的劳动和劳动报酬都是受劳动法保护的,你南玻再改制度也不能犯法呀,南玻的制度是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的。这种制度唯一的好处就是强化了一群鸟人的权利,谁跟他关系好就给他多点,看谁不顺眼就扣他的钱,这回做什么坏事都可以把公司制度当成借口了,这是公司赋予他们的权利。可惜王辉没赶上,要不然她睡的更积极了。也许其他部门的共用破鞋们赶上了,说不定这事就是小三们搞出来的。这么一搞,我估计那些部门经理想跟哪个女员工睡就跟哪个睡,睡得好的多赏!!!睡得不好的扣钱。我们的浮动工资占的比例是很大的,我是40%,其他人可能更多是60%.扣你40%-60%的工资看你心疼不心疼?你还敢不好好跟我睡?这个比例在我们签劳动合同之前是不存在的也没跟我们说过,来之前我问:你们公司给我的工资是不是保底的? 他们说是!我又问:是不是每个月100%发放,他们说是。结果劳动合同都签完了他们一再毁约。至于男员工吗?要不给那些鸟人敬点贡那还想在这里生存吗?最重要的是公司不是拿我们的奖金开刀呀,这是我们的工资呀!我不指望在这家公司赚多少钱,但至少工资要保障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南玻总在应付工资上做文章。我工作十年了,这么不要脸的公司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910号发工资已经验证了我的某种猜测, 工艺部几乎全体员工的工资都少了100-200元,我本人少了200,部门经理没给出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理由,公司给他们滥扣工资的权利了嘛!几乎没有人多拿(除了试用期后转正的,那是另外一回事)。那么钱都哪里去了???很明显都落到部门经理的兜里了。用200元乘以部门人数,也就是大部门的经理赖掉员工几万块/月,小部门的经理可以赖掉员工几千块/月。怪不得南玻各部门的经理都那么热衷于招聘呢。公司已经明确表态,我们肯定要经理。这里的潜台词就是:部门经理是我们的宝,公司要给他们捞钱的机会,但是公司还不想拿钱出来只能压榨你们的钱给你们的经理。至于你们这些在下面做事的员工你能吃哑巴亏就熬下去,你不想吃这个亏就滚,我们不需要你们。《公安卧底特务》们也太不要脸了吧!!!

 

、强制失业——对羔羊的最后迫害

 

我发现该公司还存在严重欠保问题,以我本人为例,在宜昌南玻工作时平均工资4000/月,而公司为我缴纳社会保险的工资基数为800/月。宜昌市劳动局劳动监察大队首席监察长谭井泉说过:“宜昌南玻的这一行为不仅侵犯了劳动者的利益,还侵犯了国家社保基金的利益,属于严重违法行为。20071017日我已经将此违法行为向宜昌市猇亭区劳动局举报,并被立案处理。具体情况可以向具体负责此事的政府部门核实。

 

宜昌南玻实行工资保密制度,这个制度在具体操作的时候除了不许员工之间谈论工资数额外还不许写进劳动合同里,否则就是违反公司制度不能被录取进入公司工作或被开除。而大部分员工实际拿的工资只有公司口头承诺的60%-70%。我和我周围的几个人都是这样。只是等你发现工资少了的时候公司又不承认当初承诺的数额了,因为工资没有被写进合同里也不可能被写进合同里。就这样,劳动者吃了哑巴亏,依法讨薪的证据也根本不存在。

 

宜昌南玻的工资制度是基础工资+浮动工资,就是你拿到手的那 60%-70%”还要被分成两部分,而浮动工资那一块据说是可以上浮和下浮的,但是宜昌南玻的大小领导都有滥扣工资的毛病,看你不顺眼就扣了,根本不找本人谈话。工资单上也不会把你的标准工资写明白,浮动工资的数额每个月是不同的,也就是你只能看到每个月的数字是多少而不能看到每个月被扣了多少,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该有多少工钱。就这样劳动者连知情权也没有了。而上面所说的一切都是“公司制度”或“企业文化” !!!据悉中国南玻集团(上市公司)及全部下属企业共一万多人,人人欠保,情节严重,无人知晓。

 

有这么多《公安卧底特务》安插在公司里,公司高层能不知道吗?各级政府部门能不知道吗?都是一伙狼群呢!王声容冒充公派留学硕士高学历,实际是兰州某大学毕业的。这件事是他自己喝多了说走嘴了。

 

有些人是因为嫖娼等原因被派出所抓住把柄后,充当卧底特务的(见附3),不知道有多少特务是这个情况。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也不止是南玻这一家公司里有特务,还有很多公司都有《公安卧底特务》(见附4和附5)。我亲身经历的这样的迫害方式已经是中共害人制度的一部分了。

 

多少年以来我这只被围困的羔羊在被邪恶隔离的、高压的环境里生活,在共产党灌输给我的思想观念里看待迫害,在共产党的制度里寻找反迫害出路,我连思想里的自然反应都是共产党的那一套。《谷都派出所》暴露以后,我能跳出上述具体事件看待共产党的邪恶了,我发觉我以前彻底上当了。我所经历的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邪恶对善良的迫害,真正犯罪的是共产党的邪恶制度,但是中共制度里的每个特务都有具体犯罪行为。天灭中共时这些《公安卧底特务》是宇宙中下场最惨的生命!  

 

200710月我被公司强制失业,离开了这家公司。我也只是离开了这里的《公安卧底特务》们。我依然是一只在狼群围困中的羔羊,我从没离开过迫害,直到现在,我家的邻居很多都换成了《公安卧底特务》。为了迫害我一个人好人,动用了多少特务,大家自己数一下就知道了,至少有几十个,那我这些年找过十几二十份工作,几百几千的特务统一行动害人啊。这么庞大的害人机器需要多少资金来推动?现在外资抱团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这些《公安卧底特务》?!(附2中有详细的说明)天灭中共的曙光已经显现,善良永存,邪恶必败!他们的报应已经开始了。

 

 

附:

 

1、《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如果外资撤出中国,共产党还用什么黑钱养活《公安卧底特务》?!》


 

3、《江苏江阴海达集团邹承惠嫖娼被抓后充当公安卧底特务》


 

4、《这个外企“领导”是共产党公安的卧底特务》


 

5、《主动配合中共制度害人犯罪的外国财团:《法国法孚集团》(公开卧底特务们的护照和照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