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5日星期四

中共邪党强制补交10年党费,强拉已经退党的人回地狱之门(转)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今年三月份以来,邪党疯狂至极,从中央到地方盘查党员人数,从新填写党员履历表,人人过关,大有零五年保鲜之邪气,然后提高交党费的额度,说党组织面临经济困难,职位越高,补交的越多,例如一个处级的干部需要补交六千元,使体制内的党员和干部怨声载道,现在一提这件事,再讲邪党的邪恶,做三退很容易。

另外还有这样一件事:我单位从零六年开始,一大批职工陆续失业回家,当时职工们也没啥好心情,对离厂的各种手续都没办齐,尤其对党员的档案和组织关系都没办,职工们觉得在单位干了一辈子,最后落了个失业回家,对单位和党组织失去了信心,都摒弃不要了。十年过去了,谁知今年三月份以来,单位利用各种渠道,各种关系找回失散的党员,从新填写党员履历表,还要填写恢复党组织关系的表,然后补交十年的党费,单位大概有五十多人,其中有职工提出不要了,单位回答说:可以,但必须写退党申请,还有其它的附带条件,一并交到市委和中央,等候处理。这样一恐吓,凡是通知到的人,都乖乖就范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的帮助下,摒弃了邪党。我和嫂子同在一个单位,之前已经给她做了三退,明白真相,所以她的档案和组织关系虽然离厂时办齐,但没有到社区报到,放在自己手里,这次被单位千方百计找到,领导层干部反复做工作,并说:你孩子在重要单位工作,你如果不要党员,会影响孩子的。被逼无奈,嫂子从新填写党员履历表,填写恢复党组织关系的表,并补交十年的党费,才算过关。前几天,听亲戚说这段时间嫂子病了,我赶快打电话询问,嫂子说:得了高血压,我说:你身体一直很好,没听你说有高血压。她说:今年六月才得的,整天迷迷糊糊,晕头转向,特别难受,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嫂子问什么原因,我说:单位三月份以来找你谈话,反复做你工作,五月份你正式填写了党员履历表,填写恢复党组织关系的表,补交了十年的党费,现在你又是邪党的成员了,归邪党管,它能让你舒服吗?嫂子说:真的吗?我说:真是这样。嫂子又说:那怎么办?我说: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重新办理三退,她爽快的答应了。在这期间,丈夫和嫂子一样,五月份他在单位填写了党员履历表,六月份也出现了高血压状态,而且非常严重,不能上班,在家卧床休息,后来给丈夫从新办理了三退,他的高血压状态很快消失了。

邪党即将土崩瓦解,退党人数越来越多,邪党人数越来越少,在这穷途末路之时,邪党想尽一切办法,欺骗众生,妄图把众生之前已经做过三退的人再次拉入邪党内,为其垫背,拉入地狱。国内其它地区可能有类似这样的情况,请同修们留意身边这样的人,如果有,赶快给其办理三退,使众生免遭淘汰。




本文是转载文章,只有标题换成新的,正文一字未动。


原文见:


《九评共产党》全文见:




2016年8月23日星期二

我亲爹郭德源带新特务上门认人啦(2)

 

今天(2016823日)下午1340左右,我亲爹郭德源忽然到我家里来,敲开我家门,说来帮我扔垃圾。我可不敢要他这点方便,他勾结公安要害死我的(见附1,有照片)。我有没请他来!正在这时,我忽然看见一个流氓渣子装作上楼、经过我家门口,顺便盯着我看了几眼。我瞬间就明白了,我亲爹郭德源上门的真实目的是又带领新来的狗特务来认一认我这个受害人!以便将来(非法)跟踪、监视、造谣构陷。

 

我亲爹郭德源上一次带领狗特务上门认人是上个月(见附2),我这亲爹每个月都带狗特务上门认人,以便中共邪党的政府早日害死我。这样的亲爹也不要个逼脸啊!共产党也不要个逼脸啊!公安派出所也不要个逼脸啊!

 

这个狗特务走过楼梯转角后,我虽然看不见他这个人了,但是我也没听到他打开任何一家的房门,也没有继续上楼的脚步声,很显然他站在楼梯上偷听受害人呢。正常人回家谁不急着拿钥匙开门?到了自己家该干什么干什么呗!还会站在楼梯上、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听别人说话吗???这个特务是个大傻逼!

 

那我就骂一骂狗特务吧:

 

“楼上(和楼下)的狗特务,你们不要脸,你们不要个逼脸!”

 

“你们监视好人,你们自己不知道吗?(你们是)流氓渣子!”

 

“你们吃不上饭了,你们干这损德的职业!”

 

“你妈逼让人操烂了,才操出你这个狗杂种!”

 

“天灭中共时,先灭你们这些走狗!”

 

注:

 

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派出所强制我失业、非法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小区大门旁边《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篮)的那一家,进了大门左转第一个单元,三楼白色窗户也是她家。) 

 

潘晶:我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

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商委系统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也许其他部门的女干部也是这样吧!这是组织行为?真让人恶心!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附:

 

1、《我亲爹郭德源想用“小利”害死我》


 

2、《我亲爹郭德源带新特务上门认人啦?!》


 

3、《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4、我亲爹郭德源的照片(2009年拍)
 
 

2016年8月18日星期四

我亲爹郭德源想用“小利”害死我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真不敢相信连亲人间交往时的“小利”都能害死亲人。连亲人都不能相信我还能相信谁???

 

这个“小利”小到什么程度呢?有时是2个橙子,有时是4个桃子。多年以来我爸往我这里送垃圾货,他家吃不完的蔬菜水果,还有超市里卖的处理食物都往我这里拿,有些东西根本就是烂的,还是往我这里送。有时我看到送来的东西不太好,也不吃就扔掉了。我一段时间内还奇怪,我爸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些东西扔掉,非要送到我这里来让我扔呢?他自己直接扔在楼下的垃圾桶里不是更省事吗?还不用上几层楼到我家里来呢。

 

其实,我当时不知道,我亲爹郭德源那里有本帐目,这些烂东西,不论我吃或不吃,只要我一收下就算是给我的好处了,强制我“贪图小利”——你(指我)不想贪图小利也是贪图小利了,而我本人一直不明不白、一头雾水。

 

我是独立生活的成年人,我亲爹郭德源用这种卑鄙的手法制造假象,勾结共党公安派出所系统设计圈套企图害死我。因为他可以到处说他给我好处了(指上述“小利”),并造谣他养活我了,他有权充当成年子女(指我)监护人决定我的事情,甚至生死。至于我是不是真的靠他这点东西养活,那就无人多问了。因为勾结我亲爹迫害我的恶警们都知道真相,都是故意害人,为了害人恶警们宁肯“相信”我亲爹郭德源的造谣,因为这些谣言是恶警们绑架犯罪的有利“借口”。这就是邪恶的共产党制度——编造任意借口、迫害好人。(详见附1

 

这并不是我个人的臆测。在我第一次被恶警们绑架到《谷都派出所》以后,恶警们问我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住谁的房?你花谁的钱?”当我回答“我住自己的房!我花自己的钱!”恶警们好像还很“意外”?!意外吗?他们自己不知道自己在犯罪吗?!他们自己不知道自己愿意相信谣言,并以谣言为依据绑架犯罪吗?!流氓渣子!!!

 

经历3次被绑架后我终于明白了,强制给我这点“小利”是要害死我——我亲爹郭德源勾结《谷都派出所》要害死我。反复设计圈套害死我,明明害不死了还是死乞白赖要害死我,你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坏人吗?这样的亲人还能相信吗?连亲人都出卖的人(指我亲爹郭德源)能有什么好下场?

 

我又多想了一点。用这样的“小利”都能害死人的社会是一套什么样的制度?!不需要立案,不需要报警人,不需要具体事件,编造一个谣言就可以害死好人(指我)——到我家里来绑架我,不明不白关起来,半夜砸门、暴力入室,我出来买菜,大白天在大街上绑架我。这样的重罪怎是一个“受害人贪图小利”就能解释的了的?

 

只要有共产党的制度存在,我连亲人都不能相信。我亲爹郭德源再来“看我”连门都不能给他开,给我个苹果我都不敢要(更不用说给什么大钱了),因为怕被政府害死。这样的制度还能不被天灭吗?

 

 

注:

 

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为人卑鄙,1992年被单位开除。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派出所强制我失业、非法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小区大门旁边《乐笔优优》楼上的楼上,玻璃阳台(阳台上有一个摇篮)的那一家,进了大门左转第一个单元,三楼白色窗户也是她家。) 

 

潘晶:我后妈,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出生在哈尔滨郊区农村(宾县),饭店服务员出身,当众亮逼,让男人随便干,有“公共厕所”之称,谁都能上,谁都能尿她,凭此当上党委书记。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区》1302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酗酒,滥嫖,长相龌龊,盗窃惯犯,社会渣子,多次离婚,小学毕业(或没毕业)无正当职业,身份证号码:230102197507271313,生了两个弱智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附:

1、《谷都派出所不要脸,共犯更不要脸》


 

2、《我亲爹郭德源勾结谷都派出所犯罪抢夺房产,欲斩草除根》


 

3、我亲爹郭德源的照片(2009年拍)

 

2016年8月5日星期五

庄严神圣的游行队伍和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流氓下场

 

大家自己看吧,这对比太鲜明了!真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愿意充当迫害好人的流氓恶棍!!!

 

 

《炬光之夜 法轮功团队倾倒西雅图人》


 

 

《明慧报告:610人员恶报综述(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5/明慧报告-610人员恶报综述(上)-3324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