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5年12月25日星期五

讲真相:潘晶妒嫉我是她迫害我的原因


 

今天下去我在小区公开讲真相时,加入了我分析出的潘晶迫害我的原因:

 

1302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你的杂种孙子跟我没血缘关系,我对你的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不要再给我造谣、毒害大众。”

 

“潘晶妒嫉我,我工作比她好,素质比她高,品德比她高尚。潘晶连我妈的一个小脚趾头都不如。”

 

“本地派出所长是东北来的渣子,本地公安分局长也是东北来的渣子,他们跟烂逼书记(后妈潘晶)狗打连环、狼狈为奸,勾结犯罪:到我家里来绑架我,关黑监狱,虐待我,劫持我到精神病院。”

 

“潘晶因为妒嫉我,跟派出所长卖逼,跟公安分局长卖逼,所以纵容恶子——流氓渣子王明海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暴恐犯罪,公安恶警先抓受害人,都没人处理王明海,流氓渣子王明海至今逍遥法外。”

 

“那么大一个派出所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吗?那么大一个公安分局是为我一个人准备的吗?不是!我根本没那么重要。里面养了那么多警察都是为了害我一个人吗?不是,他们是针对全体居民的,他们想害谁就害谁。”

 

“保安室是公安的特务据点,非法监视这个小区里的每一个居民。黑物业的臭烂逼——韦仲英早就对我讲过,这个小区门太多了不能保安。既然不能保安,还设置一个保安干什么?者小区几百户人家,一个保安能保护谁呢?那还搞个保安干什么呢?——非法监视小区居民,非法监视好人。”(所以我说)保安室是便衣特务的据点,黑物业是特务的分支机构。

 

我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爸在一边说我是精神病患者,我就大喊“让潘晶下楼,当面对质,看我说的是不是事实,我到底是不是说疯话?!”我爸就跑到一边去了。

 

我今天还加入了一个真相:

 

“公安的便衣特务都有《万能钥匙》,能开每一家的门。只要我一出门他们就到我家非法搜查,为罗织罪名搜索所谓的“罪证”。”我没有特意加入这一条,只是在揭露特务对居民的迫害时,顺便说出来的。没想到这一点是大家比较感兴趣的,有一个大叔特意走到我跟前,问我“特务怎么能开你家锁。”,我就告诉他:“(公安便衣特务)有《万能钥匙》,不但能开我家锁,也能开你家锁,能开每一家的锁,如果他们想开的话。”

 

其实特务用万能钥匙开锁是常事,很多时候留下蛛丝马迹,比如,撤出的时候忘记关空调,衣柜门没有关紧,或者电脑文件没有复位,或者床头柜抽屉上留下了豁口(因为我的床头柜抽屉的拉手坏掉了,很难打开,所以特务们会用螺丝刀等工具敲开,有时会留下新的豁口)。

 

公安用《万能钥匙》开锁、非法入室,暴露最明显的是派出所企图偷回《罪证》的那一次:

2013124日我爸忽然让我陪他出去旅游一天,我想也无所谓吧,去就去吧。我们早上9点多出发,下午4点回来,就是一整天都没在家。我到家以后忽然发现不对劲了,怎么卫生间的窗户被打开了?我出门前特意关好的,是什么人打开的呢?一定是有人进来过。可是没有丢失任何东西,门窗都没有被撬的痕迹,很显然进来的不是一般的贼。公安恶警都有《万能钥匙》,就可以开每一家的锁、非法进入别人家里。那么非法入室的目的是什么呢?派我爸把主人(指我)骗出去一天非法入室还不偷钱,那他们一定是想要找别的东西。我想了一整天终于想明白了,他们就是要找那份伪造的公函传唤证,那可是罪证呀。他们来了很多人,四处翻箱倒柜的找,忙得直出汗,所以就把窗户打开吹吹风凉快一下。我的分析有道理吧!在集中营时我就觉得那传唤证是有问题的,我不是学法律的,一时也不知道具体哪里有问题,于是我一回到家就把那张伪造的传唤证扫描了,我当时打算没事就拿出来看看,看到多了总归能看出到底哪有问题!扫描之后就把这个传唤证放在扫描仪的盖子下面忘记拿出来了。恶警们翻遍了我家就是没有翻扫描仪盖子的下面,所以他们也没找到,也就没有偷回这个《罪证》。天意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