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4年12月27日星期六

我的2014年:涅槃


我的2014年:涅槃

 

625日共产党流氓政府第二次武装绑架了我、关黑监狱、虐待,我险些丧命。

 

115日在我居住的小区,我公开对迫害过我的共产党流氓书记喊出真相“1302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刑事犯罪,丧尽天良;潘晶纵容恶子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刑事犯罪,潘晶勾结政府恶警武装绑架受害人、关黑监狱、虐待受害人;黑保安林思顺参与刑事犯罪;党和政府的流氓本性是改不了的,大家不要再相信他们;退出党、团、队,在天灭中共时保命。”

 

喊话前我以为我会遇到各种阻拦,以为恶警会来当众绑架我,以为我会因此而死在牢里,以为我这一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我甚至想过万一我在恶人面前喊不声来怎么办。可是这一切担心都没有发生,恰恰相反,我大声对着她家窗户重复喊着,足以让整个小区各家住户都听见。流氓书记躲在房中不敢露头,我爸在阳台上拿着手机似乎是在给恶警打电话,但是恶警没来,黑保安林思顺逃之夭夭、脱岗了。我就这样大声喊了半个小时,喊话过程中有两个邻居当面表示他们明白了我是受害人、也清楚我说的话,我喊完了就坦然回家了。看起来穷凶极恶的共产党这么怕真相。

 

没有什么比放下生死更大的。共产党和政府对我的迫害不但没有使我屈服,反而增强了我的正念,如果死都不能使我恐惧,他们还能用什么办法再迫害我呢,留给我的只有未来,这也是一种涅盘吧!

 

 

P.S.共产党和政府第二次武装绑架我的详细过程见网址(也包括第一次武装绑架的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