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by Email通过电子邮件关注

2014年6月27日星期五

让女受害人“出名挨草”:警察预设目的半夜砸门也无法强奸受害人,因为受害人跳窗逃生了

 

【被诉人】:警察、便衣警察;


【地址(单位)】:谷都派出所,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小琅环路;



【控诉人】:受害人(指我本人),好人,善良百姓,我一生堂堂正正,出淤泥而不染;

【地址】:华丰花园1011栋(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宝塘餐厅”和“拔萃教育”那个路口进来,有个网球场的那个小区,网球场后改建为小型车辆停车场);
 
 【时间】:2014625
 
 【控诉事项】:
让女受害人“出名挨草”——警察预设目的半夜砸门。谷都派出所警察、便衣,半夜砸门一个多小时暴力入室,女受害人跳窗逃生;

警察没有合理的报警人,非法绑架受害人。当时,警察自称土匪,抽出三折的不锈钢棍子威胁受害人、抢夺(受害人)身份证,不久后归还;武装绑架受害人、不明不白关起来、关进派出所密室;黑物业保安林思顺帮凶;

女党委书记(后妈潘晶)的亲儿子王明海充当共犯,王明海可能也是便衣特务。
 
【事实和理由】
 2014625日半夜零点零五分,谷都派出所警察、便衣,半夜砸门。我以为是流氓来捣乱的,我不理他们,他们自讨没趣自己就会走了;没想到他们砸了一个小时以后,把不锈钢门的钢管砸弯了四根,伸手打开了锁上的保险钮,然后一脚踹开里面的木门,以暴力方式入室。共犯——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的亲儿子王明海,出面充当“烟幕弹”,来到我卧房门口跟我说话:“你自己把房门打开,我给你机会”。把门砸坏暴力闯入我家以后还说“给我机会”,你们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吗???
 
我听到恬不知耻的流氓语言以后从窗户跳出,从4楼跳到3楼邻居家(11303),邻居家只有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2-3岁的小孩在家;大约一小时后。恶警找到我,我当时说“你们明天上班时间我再去做笔录”,恶警们不同意。一个警察当场抽出三折的不锈钢棍子举起欲打我,并抢夺我身份证,不久就还给我(身份证)。但是当场绑架我,我作为受害人被恶警绑架入谷都派出所,并被关进派出所地下室的密室里。

警察如果不想强奸女受害人,就不会半夜砸门。警察派便衣(警察)出面强奸你,还要有组织的传播你被强奸的事实,这是迫害女性受害人的最有效手段。从这个逻辑上讲,王明海是便衣警察;一般的歹徒强奸不会带着警察来,说不定媒体通稿都准备好了呢,媒体记者(摄像机)都埋伏到位了呢,如果没有媒体“帮凶”,“挨操”就谈不上“出名”!三个月前王明海就在网上多次留言:扬言有把握强奸女受害人,还反复强调警察、派出所为其撑腰;还明确说出“(受害人)出名挨草了就知道了”、“警察愿意出名”、“出名也带着你(受害人)……”。(详见附12链接里的截屏图)。受害人跳窗逃生,警察再怎么猖獗也无法强奸受害人啦!安排好的损德媒体也无法发声了。警察还怎么达到他们预定的目的——让受害人“出名挨草”呢?警察是有预谋犯罪!——失败的警察组织有组织迫害犯罪!天佑好人!(指我这个女性受害人)
 
警察没有合理的报警人,因此,警察是犯罪的主体。我跳窗逃生,从4楼跳到3楼邻居家(11303)邻居家只有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2-3岁的小孩在家。我还主动给老太太看了我的身份证,老太太自己打开阳台门让我进入她家的。而且我只是逃生躲到他们家了,没任何不法行为;老太太本什么没有任何损害,没理由报警的。老太太的女儿根本不在现场哪有报警资格?老太太本人能给她女儿打电话就不能给110打电话吗?老太太在现场都没报警,她女儿能报警吗?这样的报警根本就不具备基本的报警条件呀?警察造假案,警察才是犯罪主体!也就是说你老太太当时也可以“见死不救”——你完全可以不给我开门呀,那么你老太太也就没有资格说什么、做什么了?也就没法配合警察造假案了!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这一家的真实身份吧!

我当时还奇怪,警察怎么找到我的,也没看见警察们挨家挨户搜查呀。只有一种可能性,这一家“邻居”(11303)本身就是卧底特务,是便衣警察的“隐蔽房”,我当时不知道我的左邻右舍都是来害我的便衣特务,“特务老太太”暗中通知主子——警察来绑架我的。并配合警方造假案。
 

附“个人信息”:
 
后妈潘晶,共产党烂逼书记——哈尔滨商委老独一处饭店党委书记(已退休),身份证号码:230102194910134323。潘晶小学三年级文化,哈尔滨宾县农村人。潘晶本人是“公共厕所”,谁都能上。有一次,潘晶被剥光了衣服,伸开胳膊、叉开双腿,四仰八叉,由几个人抬着从办公室出来,放在桌子上随便让人干。上述情况是潘晶的亲弟弟潘志(原名:潘德厚)亲口对我说的,说这些话时潘晶本人在场,并未否认上述事实。据说共产党的女干部人人如此,见怪不怪了。
 
缺德爹郭德源,身份证号码:230103194108250913,现居住在广东省中山市三乡镇华丰花园101302。为人卑鄙,早年就(大概在上世纪80年代)偷偷摸摸与共产党烂逼书记(后妈潘晶)勾搭成奸,1992年被单位开除(黑龙江省建筑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哄骗、威胁我随时说出我本人情况,向恶警告密、捏造事实,勾结共产党特务组织多次强制我失业、武装绑架、劫持到精神病院
 
王明海:潘晶的独子,流氓渣子,王明海本人酗酒,滥嫖,长相龌龊,多次离婚后无正当职业;生了两个残障儿子,终生无法独立生活。
 
我的情况:40岁,女,职业翻译(俄语),大学毕业(双学历、双专业),善良乐观,品行端正,独立生活多年。我住自己的房子,花自己的钱。我与潘晶极少来往,谈不上恩怨。潘晶的杂种孙子跟我没有血缘关系,我对潘晶才杂种孙子不负责、没义务。我对涉及我本人的一切造谣均不承认。
 

 
附: 

     衣警察辱骂人民的留言——第一批(截屏,多图):


 

⒉便衣警察辱骂人民的留言——第二批(截屏,多图):


 

《受害人揭露:谷都派出所伪造传唤证、非法绑架无辜公民的罪证》

 



【照片说明】

被砸坏的不锈钢门和被踹坏的木门:
 
 







我跳窗逃生落地时多处擦伤:












发表评论